在这场恐慌面前,科学是最好的疫苗 | 科技袁人

一场疫苗风波,在网络上掀起了巨大的讨论浪潮。而在对疫苗问题的争议之外,更是引发了各种信任危机,各式各样的谣言也层出不穷。一时间,中国网络上有种“群魔乱舞”的感觉...


一场疫苗风波,在网络上掀起了巨大的讨论浪潮。而在对疫苗问题的争议之外,更是引发了各种信任危机,各式各样的谣言也层出不穷。一时间,中国网络上有种“群魔乱舞”的感觉。袁老师希望通过这样一期视频,回归对于疫苗问题本身的探讨,疫苗究竟对我们人类有怎样的意义,中国疫苗领域是怎样的现状,这次疫苗问题从科学上又该怎么理解。只有真正理解了疫苗,我们才能真正免疫更多危险。

当然,就像疫苗不是包治百病的万能药,科学当然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这次疫苗事件中当然也有许多科学层面之外的问题存在。但是作为社会中的一份子,不管是抱着支持还是反对的态度,在此之前去全面理解疫苗事件,是对自己、对别人更负责态度,尤其是在疫苗这样的公共生命安全领域,正确的舆论能改善行业,而错误的舆论则会伤害更多人。

视频链接

哔哩哔哩:

腾讯视频:

部分评论

圣·丹尼尔:

关于狂犬病,我曾经在贴吧上讨论过处理流浪动物(尤指流浪狗)的问题,简单来讲我的观点有三点:加大扑杀力度,完善收容制度,提高动物疫苗接种率。然而动保人士只看到了第一点,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和人肉搜索威胁(´;ω;`)

逍遥门大师兄东方纤云:

看到袁老师的评论区里大部分人都很理智看待这次问题,并提出自己合理的看法,没有什么偏激言论。这证明了袁老师长期倡导的科学思维已经被大部分粉丝所吸收,正如以前的视频袁老师还是先让我们从根本上了解了有关知识和真相,以至于我们不会被无良媒体耍的团团转。还是那句话,愚昧源于无知,然而我们其实很简单就能从更权威的地方获取知识,而不是从为了吸引眼球毫无良心的某些媒体那里。掌握越多的知识越让我们理智,让我们在面对很多事情时冷静,这是一种很可贵的且对我们的未来很有帮助品质。这就是袁老师的成果,让我们这些学生都受益良多。

很多人提三鹿事件,我简单的给那些不太了解三鹿事件的人说一下吧,三鹿事件中,三鹿这个企业主要是2点没做好,第一,对于奶源的控制与检测不到位,第二,在事发后消极处理,没有积极善后。三鹿当年走的是低端奶产品路线,主要突出一个便宜,所以需要大规模的奶源,在三鹿积极扩张的同时,三鹿也改革了自己的奶源机制,三个环节 公司-奶站-奶农,使得自己能够更大规模的获得奶源,但是麻烦的在三鹿事发的2008年,中国奶产品的市场突然爆炸,对于奶源的需求也极具增加,于是三鹿大规模收购奶源的同时忽视了对于奶源的检测(视频有说,化学分析是个复杂的事情),主要有几个站点提供的奶源中三聚氰胺含量较高,奶粉自然就炸了。炸了之后,三鹿这个企业公关像个dog,蠢得一匹,人家问三鹿要赔偿,三鹿说不给钱行不行,我按钱换算奶粉给你,给了之后你守口如瓶,三鹿还心想控制舆论冷处理,接过直接炸了。虽然三鹿罪大恶极,但是三鹿本身没想干坏事,就算三鹿想加三聚氰胺,也不会这么哈皮的加这么多,搞得出事,2008年,不止三鹿一家检测出三聚氰胺,但是其他家加的少,引起后果不明显。所以对于这个疫苗跟三鹿,可比性是有的,但是没有那么大,别往上带节奏了。

最近,疫苗成为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许多同学希望我讲一讲。

对此我首先想说的是,我的基本感受和大家是一样的,对破坏公共安全、胆大包天的违法分子非常气愤,呼吁法律的严惩。并希望深挖整条利益链,以此为契机反思我们的体制问题,包括违规生产的问题、行贿受贿的问题、化公为私的问题、司法的问题、立法的问题等等,都应该与时俱进地堵上漏洞。只有彻查、严惩和改进,才能挽回公众的信心。

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都做出了严厉的批示,各相关部门纷纷表态彻查,公安机关已经逮捕了长春长生公司的董事长等18名涉案人员。调查不断取得进展,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习近平对吉林长春长生生物疫苗案件作出重要指示

然后我想说的是,在科学方面,我对疫苗完全不是专家啊!你们难道不记得我讲过很多次的,我的专业是化学物理吗?(科大化学物理系的招生同事,我只能帮你们到这儿了……)

同学们经常提议我讲五花八门各个学科的话题,大家的期待可以理解,不过对我来说可真是压力山大啊。好吧,为了疫苗问题的社会价值,我就勉为其难地来努力一下。

基本上,我的努力就是两招。

第一招是,我又发动了那个传说中的技能:我有一个朋友……咳咳,欢迎我的朋友陶黎纳医生!陶医生的微博叫做“疫苗与科学”,他是复旦大学医疗公共卫生管理硕士,是一位著名的疫苗科普作家。

陶黎纳医生“疫苗与科学”微博主页

第二招是,我又发动了那个最基础的技能:自学……我们经常说,现在是一个终身学习的时代。不知对此诸位的感受有多深,我是已经深入骨髓啦,经常是刚学了就出去给人讲,想来也是蛮拼的。希望我讲的没有犯太多错误,更希望能给公众带来一些教益,还望内行专家不吝赐教。

在我学习疫苗知识的过程中,有许多专家朋友热情地提供了指点,向他们致以深深的感谢。致谢的对象还包括《科技袁人》节目的两位助手尖尖和阿帅,他们都是科大生命学院的学生,虽然年龄只有我的一半左右,但在生物学方面就是我的老师。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发动完这两个技能之后(HP -100,MP +100),我有了一些可以给大家讲的内容。平时我科普的一般顺序是先讲科学原理,不过疫苗这事特殊,大家首先关心的是公共政策。因此,下面我就先来转述陶黎纳医生对这次疫苗事件的专业解读,然后为了那些对疫苗科学本身感兴趣的同学,再来介绍一些关于疫苗的科学原理。

陶医生对这次的疫苗事件,首先提出了五个核心观点。大家在2018年7月22日的风云之声上,就可以读到陶医生的文章,欢迎大家去阅读。在这里,我只简要介绍这五个核心观点,对它们的原理性的解释放在后面介绍科学背景的时候。

第一个核心观点是:长春长生的狂犬病疫苗数据作假,其实是生产工艺发生重大变更而没有按规定申报获批,例如把小罐培养改成大罐培养。这些变更不符合生产规范,但不等于疫苗成分造假,所以对公众健康可能不会造成实质性伤害。

请注意,这里说的是“可能不会”。意思就是,按照现有的证据,我们不能说“一定会”,当然也不能说“一定不会”。

无论在公众健康方面有没有最终结论,以及最终结论是什么,工艺变更都会导致一个明确的负面后果,就是增加了不确定性,提高了判断的难度。这本身就是很令人头疼的一件事,用不着等到确认对公众健康有害。

因此,长春长生这次的行为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性质极其恶劣。这就引出了第二个核心观点:涉事企业这种漠视规则的态度,主观恶性极大,而且严重损害了公众对国产疫苗和中国疫苗监管的信任,因此无论对公众健康有没有造成危害,都必须严惩不贷。

这里有一个值得思考的哲学问题:质量合格的产品是生产出来的?还是监管出来的?

陶医生的一家,讨论了这个问题。老人觉得,如果质量没问题,就可以放企业一马。但陶医生的爱人举了个例子,说服了老人。她说:地沟油检测下来,指标也都是合格的,那么可以忽略生产过程而容忍地沟油么?

好,大家也一定理解陶医生的意思了吧。对于产品质量,最重要的是生产过程把关,如果这个做到了,质量自然不会差。如果不重视生产过程,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事后监管上,那么质量事故只会越来越多。

第三个核心观点是:不要因噎废食,不打疫苗。

这个问题涉及到所谓“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问题和近年来国内外的反疫苗运动,我会在后面详细阐述。

第四个核心观点是:不要迷信外国疫苗。

例如2017年底,巴斯德公司的进口五联疫苗有8批不合格,未准上市。巴斯德公司犯的错误是,更改了辅料的供应商而没有报备,导致了疫苗效价不合格报废。

什么辅料呢?居然是一种非常简单的无机物,氢氧化铝,Al(OH)3。学过初中化学的同学们,请举手!

你也许会问了:这么简单的一种物质,换家供应商,能有什么问题?

然而,在两家供应商的氢氧化铝当中,就是出现了未知差异。新供应商的氢氧化铝无法像预期的那样增效,最终导致了巴斯德公司五联疫苗的滑铁卢事件。

第五个核心观点是:官方承诺,必须遵守,这是政府的公信力所在。

以上是对陶医生五个核心观点的简单说明。再次提醒大家,陶医生对这些观点的详细解释,发表在7月22日的风云之声上,欢迎大家去阅读。

最近有许多媒体来采访陶医生,包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国家级媒体,陶医生又提出了五点可能的核心解决方案,以便媒体把这些建议反映给中央。用《三体》的语言说,这五点建议中的三点属于常规打击,两点属于降维打击。

降维打击

第一点,常规打击:对于没有造成实质性健康损害、但可能对健康造成危害的造假行为,法律应该设定更加严格的惩罚制度。入刑 + 巨额罚款 + 关厂,都应该是可选项。

第二点,常规打击:政府提高信息公开的及时性、透明度和完整性,而且应该说到做到。

第三点,常规打击:对于全国3000个掌握自费疫苗采购权的区县疾控中心,设定一套疫苗选择的技术标准以及流程监管制度。

第四点,降维打击:数据公开。

这一点说的是,将所有疫苗批签发的质量检测结果数据公开,就会有专业人员或机构据此为每个厂家的每种疫苗确定一个质量分。如果某个企业的产品总是在60分的及格线上徘徊,另一个企业的同类疫苗却可以拿到90分,那么前者能不被市场淘汰吗?

为了举例说明,陶医生画了一个对流感疫苗的杂质评分图。大家可以看到,长春长生垫底。那么该选择谁,不选择谁,都一目了然了。因此,这招可以让企业主动把质量当作生命线,再也不敢弄虚作假。

2010年13家厂家流感疫苗杂质控制得分

第五点,降维打击:提高疫苗采购价。

目前,中国政府采购的多数疫苗都很便宜,这次不合格的白百破疫苗才3.4元。2016年以前,我国儿童免费接种的疫苗是22个剂次,总采购价不到100元。2016年起,总采购价才突破100元,到了130元。

白百破疫苗如此廉价,导致企业没有提升技术的动力。这次的白百破疫苗负面事件中,我国的三家企业全部涉及(长春长生和武汉生物是上市后被召回,云南沃森是批签发就不合格,未予上市)。为什么所有的白百破疫苗企业都中招?这说明它们的技术需要升级,但技术升级需要钱。

中国每年出生1600万儿童,每年的疫苗采购经费以前只是16亿元,现在也不过21亿元。大家觉得,中国真的缺采购疫苗的钱么?

好,五点解决方案介绍完了。陶医生认为,这其中最值得重点推荐的就是方案四,通过质量评分,利用市场机制,不必花钱就可以让企业自觉保证疫苗质量。公众可以结合疫苗的质量评分和价格,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对于政府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政绩。公众、企业、政府三方都得利,这充分反映了一个理念:大数据提高治理水平,科学治国不是梦!

以上,我们介绍了陶医生在科学和管理层面的解读。感谢陶医生,让传说中的“我有一个朋友”可以继续给大家提供专业参考意见。

下面,我来现学现卖,作为一个刚刚自学成的二把刀疫苗“专家”,按照我的粗浅理解,向小白级的群众讲讲与这个领域有关的一些基础知识,还望内行方家多多指教。

第一点值得向公众传播的,是疫苗效力与生产工艺的关系。

疫苗跟化学药物有一个本质的区别。化学药的有效成分是某种明确的化学分子,例如青蒿素和伊马替尼。而疫苗的主要成分是生物大分子,很难确定其精确的分子式或者结构。

青蒿素的分子结构和立体构型

这是因为,疫苗的原理就是模仿病原体或其成分,让人体在接触真正的病原体前,对它产生免疫力。而微生物病原体很容易发生变异,进化得飞快。特别是病毒,从两个病人体内分离出来的病毒都有可能不同。所以专业人士谈论病原体时,说的都不是某个物种,而是某个物种下面细分的某个株(strain)或者某种血清型(serotype)。

例如,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简称WHO)推荐的流感病毒毒株之一是A/Michigan/45/2015 (H1N1)pdm09-like virus。这一串符号的意思是:核蛋白为甲型的(A),2015年首次在密歇根分离到的,毒株序号为45的,H1N1 pdm09样流感病毒。连首次分离的地点都需要写上!这跟化学确实大异其趣。你能想象化学家研究所谓“广西的青蒿素”或者“苏格兰的青霉素”吗?!

因此,在病原体研究与疫苗生产中,菌株或毒株的选择是一门大学问。例如全球所有的水痘疫苗,都是基于日本上世纪分离到的oka株。按说水痘爆发那么多,分离毒株并不是难事,但是不同毒株在免疫效果、不良反应、是否可量产方面差别会很大,适合疫苗生产的毒株是可遇不可求的。

两个星期之前,在我对医药问题的科普()中,我介绍了仿制药(generic drug)这个产业。仿制药可以认为是疗效跟专利药相同的药,因为它的有效成分跟专利药是同一种分子,而且在人体中的吸收情况跟专利药也相同,也就是具有“生物等效性”(bioequivalence)。现在惊人的要点来了:世界上有仿制药,但没有仿制疫苗!

为什么呢?这就是因为,疫苗难以精确定义有效成分。各国对于疫苗的专利,都不是关于成分的,而是关于生产工艺的。所以不同厂家的同一种疫苗,其实都应该被看作不同的疫苗。甚至同一个厂家用不同工艺生产出来的疫苗,也应该被看作不同的疫苗。

如何判断疫苗的效果呢?大多数时候,是用接种后产生的抗体来衡量的。但抗体和实际的保护效果并不是一回事,有时会产生没有免疫力的“劣质”抗体。因此如果要认真的话,应该用流行病学的实证研究,就是比较接种疫苗人群与对照组人群的发病率,计算保护率。这样是精确的,缺点只是太慢了。

例如宫颈癌疫苗在中国经过10年才上市,就是因为中国药监局较真,要求宫颈癌疫苗提供实际的保护效果,这就要观察到对照组人群广泛出现宫颈癌才行。但这样又会导致伦理问题:已知这种疫苗在国外有效,现在让一群中国人不打疫苗或者打安慰剂作为对照组,等着她们发生癌症,这合乎道德吗?因此,宫颈癌疫苗终于还是在没有做完实际保护效果测试的情况下,获批上市了。

在了解这些背景知识之后,我们终于可以明白,长春长生等企业擅自更改生产工艺的事情,为什么如此严重。比如说,小罐换大罐会有什么问题?

专业人士会告诉你:细菌代谢过程会产生很多物质,培养容器的体积变化可能会导致细菌的代谢改变,有可能产生新的物质,而这种新物质不在你原来工艺的剔除和检测范围内,这就可能造成重大影响。到底是什么影响?事前实在难以预计。

事实上,在这里我作为化学专业的,可以向大家解释一个要点。人们往往以为,检测一个样品中各种物质的成分和含量是很容易的事。化学中有一个二级学科“分析化学”,干的就是这个事。但实际上,只有在你知道成分的时候,确定成分的含量才比较容易,而如果你不知道成分,麻烦就大了。在对成分有一定了解的情况下,有不少办法可以帮助你确定成分。但如果毫无提示,那么许多物质的成分问题就足以难倒最牛的分析化学家。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是,可口可乐的配方不就仍然是保密的嘛!

因此,监管部门的检测都是在假定样品是已知成分的前提下,检测这些成分的含量。但如果成分变了,那么监管部门很可能会被愚弄,得出“含量一切正常”的结论。例如有些无良企业给牛奶加三聚氰胺,就是因为牛奶中含蛋白质的量应该达到一定程度,而监管部门是通过检测含氮量来确定蛋白质含量的,于是这些企业减少了蛋白质,而添加了三聚氰胺这种氮元素含量比较高的物质,使得含氮量达到了指标。如果没有意识到成分的变化,谁能发现这种偷梁换柱呢!

目前发现,长春长生的违规操作远不止是小罐换大罐,还包括:使用不同批次原液勾兑进行产品分装,对原液勾兑后进行二次浓缩和纯化处理,个别批次产品使用超过规定有效期的原液生产成品制剂,虚假标注制剂产品生产日期,生产结束后的小鼠攻毒试验改为在原液生产阶段进行等等。公安机关已追回犯罪嫌疑人丢弃并意图损毁的60块电脑硬盘。由此完全可以确定,这些人不是一时疏忽,而是长期故意的违规,这绝对是罪恶深重!

说完了生产工艺问题,第二点值得向公众传播的基础知识,是狂犬病与疫苗的关系。

狂犬病是一种非常独特的疾病。独特在哪里呢?独特在就治疗而论,几乎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发病后的致死率接近100%,但就预防而论,却又是一种非常容易预防的疾病,疫苗的成功率接近100%。因此,疫苗就是目前人类抵抗狂犬病的几乎唯一的一招。这一招用上了、用对了,人就活着,没用上或者用错了,人就死了,基本上就是这么一锤子买卖。

由此可见,在狂犬病疫苗的生产工艺中造假,给疫苗的效力增加不确定性,是一种多么恶劣的行为!如果有人因为用了长春长生的狂犬病疫苗,而没有产生抗体,本来能活的给死掉了,那么长春长生的负责人,百死不足以赎其辜!当然,这种情况不一定会发生,我们也希望它不发生。现在需要更多的调查和科学评估,以确定打过长春长生狂犬病疫苗的人们,是否需要补种疫苗。

我们再来稍微详细地介绍一下狂犬病。这种病的病原体并不只有狂犬病毒(rabies virus),还包括澳大利亚蝙蝠狂犬病毒(Australian bat lyssavirus)。也就是说,被狗咬和被蝙蝠咬都有可能受到感染。不过迄今在中国、印度等主要亚洲国家,都从未报告过经科学确证的蝙蝠狂犬病毒致人死亡的病例(参见严家新《东半球没有吸血蝙蝠(及相关的狂犬病毒)》,-08.html)。

就全球而言,狗咬是最常见的狂犬病来源。但在南北美洲,由于绝大多数狗都打过疫苗,所以蝙蝠叮咬成了最常见的来源,只有不到5%的狂犬病例来自狗咬。由此引出一个重要的公共政策问题:狂犬病疫苗应该给人打,还是给狗打?

事实上,对人的和对狗的狂犬病疫苗都存在,效果都很显著。从基本原理上看,治理源头显然是更高明的。世界卫生组织狂犬病专家认为:大规模的犬类接种活动是控制犬狂犬病的最有效措施。

根据《南方周末》2011年6月24日的一篇报道《为什么中国防治狂犬病收效甚微?》(),目前在全球大约150个有报告的国家或地区中,有约一半已基本消灭了狂犬病,其中有约50个国家或地区多年来狂犬病病例数报告都保持为零。

中国目前是全球狂犬病疫苗的头号生产国和使用国,每年产销量均达1500万人份以上,超过全球80%的份额,相关总费用超过100亿元。我国每年为狂犬病付出的代价是世界第一,效果却不能令人满意,2015年有6000人患病。

有一个国家,患病人数比中国更高。不用说你也能猜到是哪个国家,——当然是印度啦。印度每年大约有20000人死于狂犬病,超过全球的三分之一。印度的狂犬病发病率是全世界最高的,主要原因是流浪狗。在2001年颁布了一条禁止杀狗的法律以来,流浪狗数量更是暴增。

令疾病控制和治疗更加困难的是,印度许多人有一种集体的幻想,叫做“小狗怀孕综合征”(puppy pregnancy syndrome,简称PPS)。这些人被狗咬了以后,相信有只小狗正在自己身体里生长。这么想的人既包括女的,也包括男的!于是这些人经常不进行正规的医疗,而是求助于信仰疗法(#India)。面对这种奇葩,公共卫生工作者也得崩溃啊!

在看完坏典型之后,再来看一些好典型。在美国,1995至2011年之间只报道过49个病例,其中11人被认为是从国外得病的。在国内得病的,几乎全都可以归因于蝙蝠叮咬(#North_America)。在欧洲,瑞士和意大利都基本上消灭了狂犬病(#Europe)。

因此,对中国来说结论很明显,我们应该向这些消灭了狂犬病的国家学习,对狗大规模地接种疫苗。但现状是,中国狗用疫苗的覆盖率不足20%,却每年拿出比狗用疫苗所需多几十倍的钱花在人用疫苗上,这是令世界各国的狂犬病专家们都感到奇怪的。显然,这是一个重大的错误。

中国的狂犬病问题,实质是“农业部管的狗咬了卫生部管的人”,而各个国家的经验都是“管好狗才能控制住狂犬病”。在卫生部管辖的范围内,在人用狂犬病疫苗方面花再多的钱,也不可能在目前水平上有明显进展。而在农业部管辖的范围内,每年用不到10亿元给狗普遍接种疫苗,坚持数年,就有可能从根本上控制中国的狂犬病。

中国的狂犬病防治,应该借鉴其他国家的成功经验,由高层领导协调以农业部为首的各部门,尽快制定中国的防治规划。中国完全有可能以不高于目前的代价,实现世界卫生组织倡导的十年内消灭狂犬病的目标。

第三点值得向公众传播的,是关于群体免疫的问题。换句话说就是:我该不该打疫苗?

确实有人认为,最好就是其他人都打了疫苗,只有自己不打。这样疫苗的风险都让别人承担了,而我也不会得病,因为不会有其他人传染给我。

这种想法看似很机智,但公共卫生专家们都强烈反对。这样做不但在道德上是自私的,而且在智力上也是愚蠢的。你不打疫苗也获得保护的前提是,这种病只有人传人这一种传播途径,但如果还有蚊子、老鼠、狗等其他传播途径呢?还有,你如果到了另一个国家或地区,会不会染病呢?其他国家的患者来到你的国家,会不会传给你呢?

除了这些显而易见的原因,还有一个更有技术含量的原因。人群中接种过疫苗的比例越高,病原体复制的数量就越低。因此,如果人群中免疫的比例达到某个阈值以上,病原体复制的几率就会小于1,导致病原体越来越少,最终会消失。这就意味着,没有接种疫苗的人们也受到了保护,这种情况被称为群体免疫。

群体免疫:蓝色代表未接种疫苗的健康人,黄色代表接种了疫苗的健康人,红色代表未接种疫苗、生了病、有传染性的人。从上到下,第一种情况是:人群中没有人接种疫苗,少数人生病,结果是疾病扩散到所有人当中。第二种情况是:人群中少部分人接种了疫苗,少数人生病,结果是没有接种的人都得了病,接种的人都没有。第三种情况是:人群中大部分人都接种了疫苗,少数人生病,结果是未接种的人中也有一部分没有得病。在第一个例子中,绝大部分未接种的健康人都得病了,而在第三个例子中,未接种的健康人中只有1/4得病(来自“群体免疫”的维基百科词条,)

动画片里经常有“防护罩”、“结界”之类的设定,一个罩子保护了所有人。群体免疫就好比这样的一个防护罩。值得注意的是,新生婴儿不能承受很多疫苗,还有一些人天生就免疫功能弱,或者有些老人或病人失去了免疫力,他们无法通过接种疫苗来获得保护,只能依靠群体免疫。这个防护罩,就相当于其他能够接种疫苗的人们送给他们的礼物。如果没有群体免疫,这些弱者就很容易患上各种疾病,遭受极大的痛苦。

《侠岚》第156集《牺牲》中,太极侠岚天净沙、弋痕夕、山鬼谣、云丹、浮丘张开结界,保护破阵统领(动图)

例如流行性脑脊髓膜炎(流脑),是脑膜炎球菌引起的化脓性脑膜炎。下图中的英国小宝宝名叫泰勒。2015年时,只有11个月大的小泰勒因为流脑导致的败血症而截肢,失去了腿、脚趾及手指。但他仍然微笑着面对命运的折磨,让医生和护士们都惊讶不已,并得到了许多网友的祝福(参见陶黎纳《流脑疫苗,我国与世界主流的差距在哪里?》,)。

流脑患儿泰勒

由此可见,所有免疫功能正常的人,都应该主动接种疫苗。我们必须强调一下,这是一个道德责任!这世界上有很多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剧,也许我们暂时没有力量让世界变得更好,但我们至少可以不让它变得更坏!我们再次强调一下,对于群体免疫,每一个人都能够做出贡献,每一个人也都应该做出贡献!

当然,主动接种疫苗的前提是,已知疫苗质量没有问题。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又多了一个怒斥无良厂家的理由,因为他们给人们增加了要不要打疫苗的犹豫。

事实上,除了违法企业制造的真实的威胁,还有许多谣言也制造了混乱。这就引到我们向公众传播的第四个要点:注意分辨谣言。

在这个信息极大丰富的时代,谣言平时就满天飞。在社会热点事件爆发,焦虑情绪蔓延的时候,谣言更是像传染病一样,四处肆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更应该把科学和理性作为疫苗,给自己提高免疫力,阻止谣言的泛滥。

最近就有两个典型的例子。

一个谣言是说,中国药企华海药业生产的降压药“缬沙坦”含有致癌物质亚硝基二甲胺(NDMA),被全球召回,引发恐慌。很快就有人辟谣了(),指出真实情况是:这种物质原本业界并没有检测,华海药业是在自查时发现的,主动通知了各国药监局,并主动召回。实际上,其他药企生产的缬沙坦也含有NDMA,事后他们也查出来了。不过在缬沙坦中NDMA的含量很低,服用者真正患上癌症的可能性很小,与经常食用烤肉导致的风险相当。只是在新的行业标准出台前,出于公众健康,启动预防性召回。所以这件事真正说明的是,华海药业的检测水平远超业界,发现了其他企业没有发现的杂质,这是一个相当正面的消息。

另一个谣言是,有人说自己因为疫苗案件,被吊销了律师证。此人用三个二维码在微信上收打赏,收到了90多万。此事很快也被辟谣了,其实他被吊销律师证跟疫苗毫无关系,完全是因为组织策划非法宗教活动,作带路党。这都什么人啊!请大家擦亮眼睛,不要上当,不要让浑水摸鱼的骗子得逞!

上面这两个是借疫苗事件碰瓷蹭热点的谣言。但在平时,跟疫苗正面刚的谣言也不少。例如,你很可能听说过麻疹疫苗导致儿童自闭症或者宫颈癌疫苗导致妇女不孕的说法。其实学术界早就解释过了,这些观点毫无道理,例如可以参见(和)等文章。

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反疫苗运动的鼓噪之下,许多人,包括不少名人,都相信了这些流言,拒绝让自己的孩子接种疫苗。我们必须再次强调,这种做法破坏了群体免疫的防护罩,对那些最需要保护的弱者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这是非常不道德的!

由于疫苗接种率的下降,不少传染病在卷土重来。例如,麻疹原本已经在2000年被宣布从美国消灭,但近年来,每年都产生几百个病例。而每次麻疹疫情的爆发,都可以归结到由于哲学或宗教信仰而未接种疫苗的人群。这些人简直是害人害己啊!

当然,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会更加愤怒地谴责违规企业,因为他们提高了反疫苗运动的吸引力。

最后,让我们回顾一下疫苗的历史。人类最早的疫苗实践,普遍认为是中国发明的人痘接种术,它为人类预防天花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关于人痘接种术的发明时间,有唐代、宋代、明代等几种说法,学术界还存在争议。但比较确定的是,该方法的运用不晚于十六世纪。人痘接种术后来传到日本、朝鲜、俄罗斯、土耳其、英国、美洲、北非和印度等地,使得无数生命免受天花的危害。

清代名医张琰著《种痘新书》

1796年,英国内科专家爱德华·琴纳(Edward Jenner,1749 - 1823)发明了牛痘,为后世的巴斯德、科赫等人打开了免疫学研究的大门。牛痘接种法传回中国后,因为中国有悠久的种人痘的历史,所以迅速接受了牛痘。

爱德华·琴纳

从人痘到牛痘、传出又传入的历史,令人感慨万千,堪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个缩影。正如海明威在《丧钟为谁而鸣》里引用的英国诗人约翰·多恩(John Donne,1572 - 1631)的名作: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可以自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整体的一部分。

如果海水冲掉一块,

欧洲就减小,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科技袁人系列

知乎专栏:

一点资讯: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