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事务所帮你删除硬盘里的私货

鱼的记忆是7秒,那互联网的记忆呢?答案可能是永久。互联网时代,谁还没点存储在“云端”的秘密呢?手机里的聊天记录,相册的私密照片,网络账号里的黑历史,电脑里的浏览...


鱼的记忆是7秒,那互联网的记忆呢?答案可能是永久。

互联网时代,谁还没点存储在“云端”的秘密呢?

手机里的聊天记录,相册的私密照片,网络账号里的黑历史,电脑里的浏览记录…….我们的电子设备几乎囊括了我们亲妈和好友都不一定知道的全部信息。

当我们活着的时候,可以自己主动删除或隐藏,比如朋友圈的三天可见操作。但如果我们有一天不幸离世,这些电子设备里的所有“数字遗产”又该如何处置呢?

日本某自杀圣地的防自杀标语上就写着:等等!你硬盘删干净了吗?

最近,岛国就出了一部以此为主题的新剧,讲述的是一个专门帮人处理互联网身后事的二人小组,负责在雇主死后删掉他们电子设备中一部分不太光彩的“人生”。这部剧就是——

《人生删除事务所》

两位主角一个是下肢瘫痪坐着轮椅,高冷面瘫的程序员坂上圭司。由山田孝之饰演,外号熊猫。主演过《热血高校》、《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白夜行》等热门剧集。

一个是有点呆萌,但热情善良,鬼马机灵的真柴佑太郎,由菅田将晖饰演,外号苏打。之前很火的《濑户内海》就是由他主演。

两人的结识还离不开另外一个关键人物,那就是坂上圭司的姐姐,坂上舞。

坂上舞是个美女律师,在一次庭审案件中,她发现了当时作为被告人的佑太郎身上真诚、善良的闪光点,于是,立马帮他付了保释金,介绍给弟弟做帮手。

一开始弟弟也是拒绝的,但是在姐姐的极力引荐下,弟弟终于答应了。两个怪咖这才正式组成拍档,在姐姐律所的地下室开始工作。

他们的工作室有个酷酷的名字:delete life(人生删除事务所)。

工作的内容也很神秘:将雇主不想公开的数据从数码设备中删除。

那么一般是怎么操作呢?

首先,委托人需要登陆圭司开发的一款APP,这款APP常驻装备后台,和事务所的服务器进行信号对接;

如果委托人长时间未登陆连接的电子设备,事务所的服务器就会发出警报,这时候,就需要佑太郎去确认委托人是否死亡;

一经确认无误,圭司就会按照事先的约定一键删除数据,让这个秘密随雇主一起火化。看到这里,楼主不禁觉得,千万别小瞧程序员,这种骚操作真是厉害skr人!

佑太郎第一天上班,就来业务了。

安冈春雄,一个 44岁的周刊记者,已经36小时未登陆自己的电子设备。

于是圭司让佑太郎去确认委托人是否死亡,佑太郎根据网上搜到的家庭地址前去查看,却发现他早就和妻子分居。

原来,这位安冈春雄是个专门写八卦的职业狗仔,因现实与理想的背离,沉迷酒精,被妻子赶出家门。但是他的儿子似乎并不知道这些,还一直向往着成为父亲那样“伟大的记者”。

当佑太郎根据安冈春雄妻子给的新地址找到他时,发现他已经坠楼身亡,而警察判定其为自杀。

当圭司正准备按流程删除安冈春雄的数据的时候,佑太郎却制止了他。他觉得记者死得很蹊跷。因为通过和他儿子的对话他了解到,这位父亲正在写一篇厉害的调查报道,说写完就回家,怎么可能突然自杀?

于是,在佑太郎的死缠烂打之下,圭司终于同意打开要被删除的数据,寻找记者的死因。

通过查看死者的手机通讯录,他们发现安冈春雄最近跟一位叫片山薰的女人来往密切,而经过他们查找,发现这个女人其实是城南警察署的会计,而她最近也失踪了。

通过解锁文件,他们了解到了,原来片山薰掌握了警察局贪污的证据,给安冈春雄报了料。而他的死以及片山薰的失踪也和这则“大新闻”脱不开干系。

他们通过入侵信用卡公司的服务器,找到了片山薰,她表示证据还在警察局,没法带出来。于是,程序员小哥和呆萌小弟决定亲入虎穴,把收藏着证据的硬盘偷出来。(业务水平这么高,不去警视厅做个探员可惜了)

不过,就在楼主以为安冈春雄要被洗白时,圭司的一番话却道出了事情的真相。原来,这个记者真正想删除的是另外一些文件,比如设计男演员进出贩毒场所,制造机会让明星和AV女优偶遇,而这些才是他隐藏在电子设备里见不得人的秘密。

在第二集中,委托人宫内诗织想要删除的也正是这样一个隐藏的自己。诗织少时被同为指挥家的父亲逼上音乐道路,可当她开始做自己喜欢的音乐时,父亲却觉得她做的音乐上不了台面。

于是诗织跟父母断绝了关系,在外面结识了同样热爱的音乐的朋友,组了一个乐队,把他们当作了自己的家人。

所以,她才找到了人生删除事务所,想要在自己死后把生前和朋友们开拓出的幸福人生全都删掉,不让父母看见。里面就包括她在生前为自己办的一场临别葬礼。

不过,临死前的诗织突然改变了想法,挣扎着在纸上写下想要保留这些生前的东西,想让父母看到另一个自己,即使脱离了父女关系,自己也活得很精彩。

每个人都有那个不被我们了解到B面,我们永远都只能看到其他人展现给我们的一个切面。无论是手段卑劣的狗仔还是正直勇敢的父亲形象;是自由幸福的音乐人还是和父母关系极度紧张的女儿,都是他(她),这正是人的多面性、复杂性。

除此之外,这部剧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意义,是让我们认识到了身处的这个信息时代,网络隐私安全状况是多么的糟糕。

两个人在调查宫内诗织的时候,只要轻松“百度”,就能查到很多相关的个人信息,什么学校获奖名单,比赛资料,个人社交媒体……

还有我们的个人账号密码,片中二人为了打开委托人的邮箱查找证据,利用记者的名字和儿子生日,通过排列组合,竟然神奇般的试出了邮箱密码。

而圭司的这套“一键破解所有密码”理论也让人细思极恐。

楼主看完感觉,我们每个人看似在网络上享受着匿名的自由,其实是在上面“裸奔”。

也正因此,近些年国际上对于网络空间的“被遗忘权”的呼声越来越高,甚至还被正式写进了法律条文。

2018年5月25日正式生效适用的《欧盟数据保护通用条例》以欧盟法律的形式正式确立了被遗忘权,规定了被遗忘权的行使要件及限制条件。

被遗忘权(right tobe forgotten),也叫做“被遗忘的权利”,可以概括为:数据主体有权要求数据控制者删除关于其个人数据的权利,控制者有责任在特定情况下及时删除个人数据。简单来讲,如果一个人想被世界遗忘,相关主体应该删除有关此人在网上的个人信息。

最近,德国一则关于“数字遗产”的新闻让这个话题又再一次引发了一些争议。

2012年,德国一名15岁的少女在地铁站被撞击而死亡,她的母亲想要弄明白女儿是不是自杀,要求查看女儿的 Facebook 账户。Facebook 则以数据保护原则拒绝了这位母亲的要求,于是被这位母亲告上法院。

上个月,法院最终判定父母被允许访问她的Faceook账户,浏览包括私信在内的一切内容。

这场官司引发我们思考很多问题,比如我们死后,那些社交媒体平台账户会怎么处理?是否可以作为遗产被继承?或者被要求删除?

看到这里,是不是很多人都开始对自己的互联网身后事开始感到担忧,赶紧删删删或者找好下家,要不然,那些浏览纪录里的小秘密怎么办?支付宝里的钱怎们办?满级的游戏账号谁来继承?

(本文转载自《24楼影院》)

《四味毒叔》是由策划人谭飞,剧评人李星文,编剧汪海林、宋方金、史航五人发起的影视文化行业第一垂直独立视频表达平台。欢迎有个性、有观点的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经纪人、评论人、出品人等前来发声,或脱口秀,或对话,观点不需一致,但求发自内心。“说” 责自负,拳拳真诚在心。

观点不需一致,批评发自内心